企业数字化选用平台  |  服务热线:400-0033-166

微信的下一个十年:视频号会变成基础设施?

2021-01-20 11:21:33 阅读(212 评论(0)

“回头看十年前,当时的想法只是希望有一个适合自己的通讯工具来用。绝对没有想到,十年后的微信会是现在这个样子。我感觉自己特别幸运,我想我一定是那个被上帝选中的人。”1月19日,腾讯公司高级执行副总裁、微信事业群总裁张小龙在2021年微信公开课Pro上说。


十年前,人们还在憧憬和遐想着所谓的“移动互联网时代”,直到微信出现。这是第一款真正具有颠覆性影响力的“杀手级”移动互联网产品,让人们真实感受看到了移动互联网的神奇与可怕。


十年后,每天有10.9亿人打开微信,3.3亿人用微信进行视频通话,7.8亿人进入朋友圈,1.2亿人发表朋友圈,3.6亿人阅读公众号文章,4亿人使用小程序……扫一扫、摇一摇、朋友圈、公众号、红包、支付、小程序、小视频、小游戏……微信不仅成为了人们生活和工作的不可或缺部分,也由此形成了庞大的商业生态。


微信的下一个十年:视频号会变成基础设施?


三年发送量超过短信,一度被认为“非法”


微信故事的缘起是2010年张小龙写给马化腾的一封邮件。


2010年10月,一款名为“KikMessager”的IM(Instant Messenger,即时通讯)软件在短短15天内便吸引了100万的用户,成为全球移动互联网的一大爆炸性新闻,而它的卖点就是可以“免费”发短信。这条新闻“刺激”了两个重要人物:一是“微信之父”张小龙,另一个是刚刚创业小米的雷军。

张小龙在给马化腾的邮件里传达了一个明确的判断:QQ是诞生于PC互联网时代的IM,而腾讯需要一个属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IM。如果腾讯自己不做出一个,那颠覆者就很可能是别人,比如Kik。


2010年11月,腾讯旨在打造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新IM的项目正式立项,腾讯内部有三个团队(QQ团队、QQ通讯录团队和QQ邮箱团队)“内部赛马”,同时开动。

张小龙在微博上写下了这样一段话:“我对iPhone5的唯一期待是,像iPad一样,不支持电话功能。这样,我少了电话费,但你可以用Kik跟我短信,用Google Voice跟我通话,用FaceTime跟我视频。”

雷军的行动力更为惊人,2010年12月23日,小米公司就发布了IM产品“米聊”,很短时间就被大量粉丝疯狂追捧,甚至有很多人因为能免费发短信的“米聊”而购买了小米手机。


最终,张小龙带领的QQ邮箱团队打造的微信获胜。2011年1月21日,微信1.0正式上线。凭借QQ的好友资源、出色的用户体验和难得的“轻巧”,微信赢了。很快,小米的米聊、移动的飞信、联通的沃聊、电信的翼聊以及iMessage、神聊、飞聊、沃友、口信、友你等几十个类似产品全部成为了炮灰,“受害者”甚至包括了腾讯自家的QQ。当然,QQ之后的成功转型是另外一个故事。


微信的横空出世不仅仅改变了IM的产业格局,也势必带来利益的再分配。可以“免费”发短信的微信大热,受到冲击最大的当然是运营商。所谓“免费”发短信(彩信)其实是利用移动OTT(Over The Top)技术,即越过电信运营商去发展基于开放互联网的业务和应用,消费者只需要付流量费,而不需要给运营商付短信费和彩信费。


于是,微信到底是不是“非法”业务引发了全社会的大讨论,甚至有人提出:微信必须收费,否则就是破坏市场秩序。但是,“革运营商命的不是微信,而是移动互联网”,趋势是谁也无法阻挡的。运营商短彩业务在随后几年几乎终结,有人调侃:现在短信主要的功用是接收验证码和“被骗”,因为只有骗子才会给你发短信。


“发现新大陆”与“偷袭珍珠港”,商业化野心初现


2015年,微信收获了一份相当彪悍的两周岁生日礼物:全球注册用户数突破3亿,拥有15种外语版本,遍及100多个国家和地区,成为全球使用人数最多的移动互联网应用。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一款MADE IN CHINA的产品,真的成为了中国第一个世界级的移动互联网产品。

而到了2018年8月,微信的DAU(日活跃用户)超过10亿,成为中国第一款日活用户超过10亿的APP。截至2020年9月30日,微信及WeChat的合并MAU(月活跃用户)达12.128亿。

微信的另外一个故事也是同步上演。2014年的春节,春晚依旧是全民狂欢,但很多人的微信里在春节之后多绑定了一张银行卡。借助央视春晚这个全球“顶级流量池”,发微信红包成为一场全民狂欢。

根据腾讯官方公布的数据,从2014年的除夕到初八,超过800万用户参与了抢红包活动,超过4000万个红包被领取,平均每人抢了4~5个红包。这些数据让腾讯的市值在短短3天里就暴增了超过千亿港元。


支付补齐了微信商业化的关键拼图。2014年8月,微信公布了“微信智慧生活”全行业解决方案,旨在以“微信公众号+微信支付”为基础,帮助传统行业将原有商业模式“移植”到微信平台上,并提供了打车、购物、医疗、酒店、零售等数十个行业的标准解决方案。

2015年1月21日,第一条“朋友圈广告”开始内测,宝马、智能手机品牌vivo和可口可乐成为第一批尝鲜者。随着微信商业化脚步的加快,不少人悲叹微信告别了“纯净时代”,但也有人快跑入局,上演了后来“微信生态”中无数的商业传奇和财富故事。

随之改变的还有微信的口号:从“收发消息、拍照分享、联系朋友”变成了“微信,是一个生活方式”。确实,微信早已不再是一个单纯的通讯工具,它已渐渐成为一个“超级APP”,通讯、娱乐、购物、吃饭、出行、理财、看病……吃喝玩乐、衣食住行统统可以微信见。

微信把自己定位成为一个“连接器”,连接不仅仅是人与人,还有人与物以及人与商业,从而使得线上与线下、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打通,甚至在微信上重新构造一个商业世界。


下一个十年:视频号会变成基础设施


张小龙虽然顶着“微信之父”的耀眼光环,但平时却极其低调。每年的微信公开课Pro版是张小龙唯一可能会公开露面的场合(但也不是每年都会真人出场,有时只是“被逼”拍摄一段视频),这也是外界得知“微信正在做什么?”和“微信想要做什么?”的唯一机会。

尤其是今年,微信正站在十周年的节点上,下一个十年,微信要走向哪里?张小龙着力讲了三件事:小程序、视频号和直播。

2017年1月9日,张小龙憋了很久的大招终于亮相了,这就是微信小程序。张小龙表示,小程序就是一种不需要下载安装即可使用的应用,用户扫一扫或者搜一下即可打开,“用完即走”。未来,小程序将无处不在,随时可用。

“大家可以把‘小程序’想象成为PC时代的网站,PC互联网时代的入口是搜索框,而智能手机时代的入口是二维码。”张小龙说。这有点儿“恐怖”,似乎要把世界装进微信里。

小程序无疑是微信生态的重要主角。微信一直要面临“保持初心”与“商业利益”之间的取舍与平衡,而小程序是微信在社交和“其他事”之间的一个解决方案。


在2021年的微信公开课Pro版上,小程序也公布了最新成绩单:2020年,小程序年均DAU突破4亿,年同比活跃小程序数整体增长了75%,全年累计交易额同比增长超100%。


但张小龙花了最大篇幅来谈的是视频号和直播。在他看来,以长文字为主的公众号是有很高门槛的,而视频和直播则人人可表达。而最近几年,视频化表达其实越来越成为普通人的习惯。来自微信的数据显示,最近5年,用户每天发送的视频消息数量上升33倍,朋友圈视频发表数上升10倍。

“视频化表达应该是下一个十年的内容领域的一个主题。视频号会变成基础设施。”张小龙表示。


自2020年1月19日内测以来,微信视频号已经迭代4个大版本。视频号到底是什么?视频版的微博,视频版的朋友圈,还是视频化的公众号?

此次微信公开课PRO上,微信视频号首次解读了运营规则:视频号是一个人人可以记录和创作的平台,也是一个全开放的平台。同时,视频号也可以链接微信生态,如公众号、搜一搜、看一看、小程序等。

张小龙表示,微信一直在寻找PC时代的“官方网站”的替代物,从公众号到小程序,不断演进,而现在,希望视频号成为每个机构的官网。“希望有一天我们在每一个广告牌下面,都能看到视频号的二维码。”他说。


最后,在总结微信十年时,张小龙用了两个词:一个是连接,一个是简单。微信从连接人的社交产品起步,但并没有止于此,还连接人和内容、连接人和服务。


简单才能好用。作为一款超过10亿人在用的超级APP,微信无疑承载了越来越多的内容和越来越多的功能,但张小龙却一直希望微信“小而美”,这种希望甚至是价值观层面的。

“十年来,微信加了很多功能。但我很庆幸的是,现在的微信还几乎和十年前一样简单。虽然增加了非常多的功能,但这些功能都已经以最简单的方式呈现。我希望产品有自己的灵魂、审美、创意和观念,而不是数字的奴隶。”张小龙如是总结自己的产品观。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转载时需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