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界大佬在逃离?昨夜,央视一针见血!

2017-07-27 02:05:00 阅读( 评论(0)

最近,资本市场有点忙……

马云的无人超市风生水起,李彦宏全力以赴无人驾驶,马化腾更是凭着王者荣耀赚得盆满钵满,刘强东四处奔走强力布局电商……这个市场看似热闹非凡,可内里却暗潮涌动。

商界大佬在离场?

王健林出售文创旅游和酒店

7月10日,据万达官网消息,万达商业与融创中国签订转让协议,融创以总额631.7亿元接手万达集团13个万达文旅项目以及76个酒店项目。其中,万达以295.75亿元将13个文旅项目的91%股权转让给融创,融创承担项目贷款。融创房地产集团还将以335.95亿元收购万达项目76个酒店。

潘石屹:从“重资产”到“轻资产”

SOHO中国披露,6月26日,SOHO中国以35.73亿元人民币整售上海虹口SOHO,从中获得毛利润约1.27亿元。

光华路SOHO2、凌空SOHO两个项目将被整售,加上之前出售的上海虹口SOHO和自2014年起陆续抛售的物业,预计套现将超340亿元。按照潘石屹的规划,SOHO中国将向轻资产转型,不会再拿地建房,将集中精力聚焦SOHO 3Q的发展,以租赁方式获取物业。

贾跃亭套现百亿去美国了

2015年5月,当时贾跃亭直接或间接持有乐视网股份共计8.3亿股,占乐视网股本的44.85%。就在当月,贾跃亭拉开了他减持股份的大幕。三次减持,三次套现,贾跃亭共获得超过117亿元现金。此前贾跃亭夫妇被司法冻结的12.37亿元资产,原来不过十分之一罢了。

上市公司高管频套现

相比之下,上司公司高管的减持,低调到让人几乎察觉不到。

根据万得(Wind)的统计数据,仅2017年上半年,A股上市公司的重要股东便累计减持2278次,涉及781家公司,所减持的股份市值高达962.6亿元。

据21数据新闻实验室统计,2017年上半年超过1000名高管股东对577只公司股票进行了减持,累计1512笔,远超公司股东和个人股东。减持金额方面,高管股东占了总额的30%,减持参考市值为284.7亿元。


QQ截图20170727153333.png

套现的钱都干嘛去了?

据不完全统计,近几年来,上市公司高管套现总额超过万亿。套现的资金用于何处了?不排除部分用于改善生活、重新创业,更多的是海外置业投资去了。国际房地产顾问“五大行”之一的戴德梁行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海外商业地产投资总额达到383亿美元,此前的2015年是257亿美元。

潘石屹说过:此前房地产业之所以发达,是因为人有一个拥有的欲望,要有一个房产证,要有房子的钥匙,要有一个房产的本。因为人拥有的欲望促成了房价不断上涨。但是,在人工智能、互联网时代,有一句名言叫使用比拥有更重要,分享比使用更重要。我们可以要让更多人使用。

潘石屹总结:互联网时代和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是反房地产的。这就是说,房价会降:每个人拥有房产证的欲望降下来了,房价就下来了。

还有更重要的一个因素则是上层建筑方面的调控。

有业内人士曾经点破,房地产开发商赚钱,其实不外呼两招:

一是通过关系和寻租修改容积率,本来只允许盖10层的楼盘,通过规划更改,盖到15层,容积率提高了,在地价不变的情况下,利润成倍上升;

二就是通过土地抵押到银行贷款,或者通过其他渠道直接融到资金。所谓贷款,其实就是负债,所谓负债,其实就是应用杠杆。用1亿元的本金,做到10亿,甚至上百亿的生意。

这种高负债经营、高杠杆运转的套路,是中国房地产企业的普遍现象。据媒体的披露,内地142家地产企业负债总量接近3.4万亿。

所以很多开发商看表面都是土豪,看里子全是负债。在经济上升时期,在房价上涨时期,这个游戏当然可以一直玩下去。如果负债比率能控制在合理范围内,倒也不会出现大问题。

但是现在完全不一样了,除了高负债会给企业带来巨大风险之外,国家也已经意识到,这种重资产的高负债,也会给整个金融系统带来风险。所以,对房地产企业负债的清理整顿,前一两年就开始了。

不过要明白,这一次降杠杆,并不只是针对房地产行业,而是全面的、系统性的。

央视发话了!一针见血

事实上,不管是地产大佬,还是其他商界大佬,过度的海外置业对中国经济来说并非好事:

1、最为直接的后果便是国内实体经济的投资迅速减少,导致工业产出、社会就业、员工消费萎缩;

2、其次会产生从众效应,严重影响社会精英阶层甚至整个社会的发展信心。

3、财富流失,信心丧失,对社会的负面影响难以计量。

庆幸的是,就在昨天(7月18日晚)播出的央视新闻1+1节目中,央视发话了,内容是《企业对外投资,谁在“非理性”?》。里面的内容十分值得深思和警示。

下面仅摘录部分发言内容。

周小川:有一部分实际上一是跟我国对外投资产业政策要求不符合,对中国也没什么太大好处,同时在外面还引起了一些抱怨。

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严鹏程:有关部门将继续关注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领域非理性对外投资倾向,防范对外投资风险,建议有关企业审慎决策。

怎么看待非理性这个词?

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的研究员尹中立表示,所谓的非理性,实际上是话中有话的,意味着这些行为并不是真实的,以增加生产为交易背景的,本质上是一种资产转移的行为,所以用了“非理性”这个词是有所指的。

白岩松:之前商业部的新闻发言人可是说了,对外投资他用的词既有“非理性”,还有“真实性”和“合规性”,您怎么看待我们有些对外投资?它可能没有真实性,也不合规。

尹中立:是的,就是它这种投资钱是出去了,但并不是真正投到企业里面去,实际上是把境内的资产转移到境外,它只是找了一个幌子,或者是找到一个通道。

白岩松:今天发改委的这段话还特别用了一个“风险”,你觉得从国家和有关部门谈到的“风险”较来说,已经呈现出哪些风险是需要提防和担心的?

尹中立:分两个角度,一个是监管角度来看,主要的风险是金融风险,因为他们主要担心的是外汇资本的过度外流会冲击到中国的外汇储备稳定,进而会动摇人民币汇率的稳定如果人民币汇率的稳定会受到挑战,那么会引起一系列其他的反应,首当其冲的将会是房地产市场;如果房地产市场价格出现大幅度下跌,那么又会引起金融市场的稳定以及实体中较多行业受到非常大的影响,这是监管者所不能容忍的风险。

白岩松:这并不是危言耸听,也有媒体报道说中国之前的外汇储备已经接近四万亿美金,但是这一两年急剧减少了将近一万亿美金,这就体现出来明确的风险,对吧?

尹中立:是。这不是危言耸听。监管部门之所以形成合力,现在站出来公开,而且高调表态,实际上是有它的针对性。

如何看待“人家企业走出去,自己花自己的钱去买人家的企业,承担一定的风险,这很正常,你干嘛要管人家呢?”这种说法?

尹中立:其实这种议论是不正常的,如果完全是自己的钱在外面干什么都可以。

但问题是它的钱来路不是自己的,这些机构大多数的境内负债率都特别高,也就是说它拿着境内从银行借来的钱,或者从其他金融机构借来的钱到国外去挥霍也好,购买资产也好,这种行为如果在境外投资一旦出现失误,那么境内银行的坏账就会大幅度增加,也就是说增加了境内的金融风险,给它自己脸上贴金,或者给它自己口袋里赚钱。 

白岩松:有很多的企业家其实人家不傻,咱们在这里不去点名,而且纯属偶然。有很多对外投资图的是啥呢,他其实知道这里要靠面上赚钱是赚不回来的。

尹中立:我觉得在这些投资的渠道当中,应该说有一些共同的特点,就是现金流,回收现金的能力相对来说比较强。在国外金融领域有一个共识,一旦一个企业或者一个领域能够经常和现金打交道,那么涉嫌洗钱的可能性就比较大,所以不排除人家收购这些资产实际上有他自己另外的一种,很难用语言直接表达的目的。

白岩松:是否也存在除了洗钱之外,有一定的转移资产的可能性?

尹中立:是。 

在央视节目点名批评后,新华社旗下《经济参考报》的7月19日头版文章也称,非理性的海外投资并购可能给中国的金融体系注入风险,“大量外汇储备的流出,也可能对中国现有的外汇管理制度造成冲击,从而影响到人民币汇率的稳定。”

文章提到,一些中国企业在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领域,被质疑存在非理性海外投资行为,给市场带来较大疑虑。“现阶段,一些中国企业集团大量运用多种融资方式,进行高杠杆收购,尤其值得警惕。”

实体,才是真发展!

什么样的海外投资受官方“待见”?什么样的被管控?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严鹏程给出了一个明确的回答:

尤其支持企业投资和经营“一带一路”建设及国际产能合作项目。同时,有关部门将继续关注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领域非理性对外投资倾向,防范对外投资风险,建议有关企业审慎决策。

2015年,颁布了《国务院关于推进国际产能和装备制造合作的指导意见 》,这可视为支持走出去的一个行业清单。看看这个文件,就知道华为、美的、三一重工、福耀等境外投资企业,为何没事:

第七条,“将……工程机械……等作为重点行业,分类实施,有序推进”——三一重工在规划范围。

第九条,“建设水泥、平板玻璃、建筑卫生陶瓷、新型建材、新型房屋等生产线”——福耀玻璃沾边。

第十五条,“鼓励电信运营企业、互联网企业采取兼并收购、投资建设、设施运营等方式“走出去”,在海外建设运营信息网络、数据中心等基础设施”——华为、阿里的国际化没被杯葛。

美的集团收购日本东芝、德国库卡机器人、意大利空调企业,都属于实体项目。

一个国家实力的提升,必须依靠强大的制造业!

外汇储备是血汗钱!中国的外汇,都是靠几十亿双鞋子,富士康的日夜生产线,华为的海外群狼,是靠他们血汗钱换来的。通过国内举债,换汇来转移资产的行为必须受到严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转载时需著名出处